貧窮

在這世界上,每日只有 1.25 美元 (世界貧窮線標準,約新台幣 40 元) 可以過活的人,有約 13 億人,近全球五分之一人口,這在台灣連買一個便當都不夠,但他們卻得用來支付一日生活所需,因此這 13 億人連維持最基本的生活需求都很困難,他們沒有足夠的食物、乾淨的飲水、衛生良好的住所、基本的醫療照顧,更遑論受教育,來改變他們的生存困境。

貧窮買不起一口糧

他們通常都吃不飽,食物種類單一,因此,營養不良的比率也特高,若遇到天災收成不好或糧價高漲時,他們往往沒有食物可以吃,因此,在 2007 - 2008 年糧價攀升時,營養不良的人數也比往年高,而東非及西非從 2011 年起,也因為乾旱,陸續發生糧食危機。

若沒有外界的援助,他們只能走向死亡,全球每天有 25,000 人死於飢餓或營養不良。

貧窮地區取水不易

水也是人類基本的需求之一,但全球也是有近五分之一的人沒有乾淨的水可用,因感染與水相關的疾病而死亡的人,每天也達 5, 000 人。

住在貧窮國家偏遠地區的人,常常為了取水,需走很遠的路,耗費大半天的時光,孩子也因此無法上學,他們必須幫忙到遠處的水源取水。

住在玻利維亞 10 歲的耶尼 (Yeni) 說:「我當然想上學,我想學讀書、寫字,但是媽媽需要我幫忙提水。」

貧窮家庭難有溫暖窩

而貧窮意味著沒有安全、衛生良好的住所。在鄉村地區的貧民所住的房子,通常是茅草、泥磚搭建而成,非常簡陃而狹小;住在都市地區的貧民,更常見有上百戶擠在一個貧民窟裡,擁擠不堪,周遭衛生環境也非常惡劣,蚊蠅齊飛,垃圾隨處可見。

住在寒冷的地區,保暖問題則成為最大的挑戰,不僅常因沒有錢付暖氣費用,或買柴火而受凍,還有人只能露宿街頭,因挨不過嚴冬而凍死。

13 歲的蒙古孩子伯德庫揚 (Boldkhuyag),因父母失業養不起他,而獨自到首都烏蘭巴托討生活。他平日露宿街頭,到了冬天,只能躲到有暖氣管的地下道取暖,但卻常因而被燙傷,要度過嚴冬,每天都是考驗。

窮人看病千辛萬苦

而沒有乾淨的飲水,衛生良好的住所,很容易感染許多疾病,如霍亂、瘧疾,肺炎,而這些地區通常位處偏遠,醫療資源缺乏,常常連一間診所都沒有,居民若要看病,得長途跋涉,而且醫藥費也是一筆沉重的負擔,常常得到病情嚴重才會去看醫生,因而也延誤診治的時機。

還在成長階段的兒童是最容易感染疾病的,估計 5 歲以下兒童每年死於可治癒的疾病約 800 萬名,99% 是發生在發展落後國家,每一分鐘就有 15 名兒童死亡。

貧窮國家婦女懷孕生產的風險,也比先進國家高很多,每年有 50 萬婦女死於生產併發症。由於貧窮,婦女即使懷孕也無法獲得足夠的營養及照顧,而在生產時,大多沒有專業醫生或助產士進行接生,因而更增加了生產的風險。

貧童受教育困難重重

每個兒童都享有受教育的權利,但是因為貧窮,他們連接受基礎教育的機會都沒有。

根據統計,超過 1 億 1500 萬名兒童沒有受教育,而 94% 在發展中國家。因為貧窮,父母付不起孩子的學費,而且這些家庭通常需要孩子工作貼補家用,或者是幫忙下田工作、做家務等。

學校的地點也是個問題,很多偏遠地區學校很少,孩子要長途跋涉才能到達學校,甚至有的地區,連一所中學都沒有,孩子通常只唸到小學,很少會再上中學。

在貧窮落後的地區,政府也沒有錢修建學校,學校教室常是很破舊,甚至無法使用,孩子必須在樹下上課,也沒有書本或筆可以讀書寫字,學習成為一件非常艱辛的事情。

受教育是翻轉人生最好的機會,但這些出身貧窮的孩子,卻連這樣的機會也很難獲得,他們大都只能像父母一樣,繼續在貧窮的環境中吃力的求生存。

雖然聯合國將降低赤貧人口列為千禧年發展目標 (MDG) 第一項,但受累於近幾年全球經濟低迷,金融危機、歐債危機接腫而至,以致許多援助國家無法依照其所承諾的經費撥款,影響達成目標的進度。

眼看達成目標的期限 2015 年已然逼近,這已不是某些機構、某些人的目標,而應成為全球每個人的目標,大家共同來達成。